Cyrus Blog

FLAG{S0_H4PPY_C_U_H3R3} (>.<)

在字节跳动谈 996.icu

本文共 2.6k 字,预计阅读时间 9 分钟。

从离职经历说起

离开上一家公司并不是意味着上一家公司对我有不优,10-7-5 配上有竞争力并且有上涨空间的实习薪资,还有五环外的低廉房租都令人怀念。从前同事口中,以及离职后的一些消息中,或许公司正在经历着中小型往大型的转型阵痛期,在规则和管理上有一些小问题。——不枉费我在拿了新 Offer 后做的七十多个小时的财报研究和行情分析,作为略自私的我,我当然觉得不必随公司经历这些问题挺好的;同时我也希望自己写的辣鸡代码会被人接下去(x,good luck with that!

虽然似乎因为大二半年离职对 PM 造成一些阴影,导致工作室大二的学弟被蜜汁拒绝。总之,前公司还是一个很有前景也很有竞争力(toB 的市场毕竟稳)的,更大程度上,离职只是因为很有幸的收到了字节跳动的 Offer,来自 AI Lab 信息安全组。我希望更有挑战些:更大的工作强度和更高的平台。

对,就是说 996 其实没有啦,10-8-5.5 而已

贫穷的年轻人才反对 996 ?

回到北京,还是熟悉的妖风和雾霾,真香!三环啥都挺好的是真的好就好在 tm 房租也就贵了 2.5 倍。实习统一价,日薪,转正后大周周日加班 1.2 倍。10-7 的标准,吃完饭大概 8 点走。

2019 年 3 月 27 日,一个叫做 996.icu 的网站横空出世,骚粉的背景和纯白的前景色,详细叙述了 996 的定义、社会意义、社会学依据和参考资料,最后是一个 GitHub 链接。目前也就 67k star 吧,btw 这是我提过 issue 的最大的开源项目了(笑

老板是一个 workaholic,一个很有水平的美国某大学教授(感觉圈子不大不说名字了),一个技术狂热者,非常棒的世界观,无论是针对小粉红还是白左,很 nice 的一个人。组里大部分是研究生 or PHD,偏向 research,相对于前公司更为 engineering 的氛围并不一样,很有幸体会到了类似 lab 的这种环境和生活,可能我的学术水平一生都不会接触到这种 level 的伙伴吧。当然,在讨论 paper 的时候我可能甚至分不清他们说的是作者还是组织之类的,菜是原罪(要是我有 paper 就能特保啦)

老板今天谈起 996,主要论点为:

你的工作是可以提高自身的价值的;一方面公司获取了利益,另一方面加班实际上是利用公司平台对自身价值的提升;加班多并不是损失了而是收获了;这个收入会在下次跳槽时显示出来(指 argue 的身价)而非薪资。

我不置可否。虽然这个和中学期间老师的一个说法很像:

有时候你因为一些无意,多做了一些题;不要想着你经历了更多的痛苦,而要想着你相对于别的同学,你有学习到了一些技巧,你的解题更加熟练了;这些练习不是损失而是收获;你应该为此高兴。

当然他也提到了:重复性的工作不能产生提升,摸鱼并不能产生提升,欧洲某些国家的低工时导致了经济滑坡。但是我所关注的问题更多的是:Why me?为什么我要为了我的国家和组织经济不下滑而付出更多?为什么我需要为我本应该携带的资历增长付出更多?为什么我要牺牲我的晚上时间来付出更多?这本质是一个“是否愿意主动自我提升”和“是否不得不加班才能获得全部薪资”的区别,但是即便自我提升,我想对于大部分的人并不完全适用。

如果说:要想成为更高层次的人,就要付出更多。但是想一想前段时间的电影《绿皮书》:社会地位高的钢琴家没有社会地位低的卡车司机活得舒服,为什么?有钱、有地位、有权利、被崇拜就是快乐的生活吗?既然这些不是我们生活的唯一追求,我们已经认清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~~韭菜(划掉)~~社会人,为什么还要 996?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,大部分公司要求这些普通人 996,这对于普通人的意义是什么?本质其实还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对劳动力的剥削罢了。

最近在看的绝命毒师中,Pinkman 作为助手曾质问 Walter:凭什么他们可以获得 9600 万美元的毒品,只分给我们 300 万?给人数钱者,定是有不菲的收入,但是真的是与付出匹配的吗。Walter 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或许是一位长者的智慧,就和老板一样,“科研和工作是无比有趣的,钱也不少啦,还能提高自己”。

或许是 Pinkman,以及我,这种年轻人无法理解吧。也或许是 Pinkman 和我都比较穷。

PHD 的研究“深井”

好奇问过一些关于国外的 Master、PHD、以及一些国内的深造问题。老板对于国内部分同学交钱去上 Master,实际含金量不高很鄙视。“只有 PHD 才可以在一个方向钻研下去的” ,老板说。

我对此深不认同。我能来到这里从事这份工作,不是因为我安全经历多厉害,也不是因为我开发经历多厉害,恰恰是我是一位会安全的、能写点东西的开发。类比国外的金工硕士 (Master of Financial Engineering, MFE),他们并没有多厉害的数学水平,也没有多厉害的编码水平,恰恰是这群会点金融的、数学不错还会写代码的,从事着收益极高的 Quant 工作。

私以为 DFS 的方式获取的深度,是一个人在有限时间内一定能达到的深度;而 BFS 的方式获取的宽度,是一个人努力扩展知识面的结果。浅而宽的知识面可以随时深入,反而深而窄的知识面可能脱离其中便严重不适。离开学术界教授走到工业界的人大多如此;既然要找好工作,为什么要读 PHD 这个深而窄的研究?

我调库,我光荣。怎么实现?能用就行。
—— by Cyrus,适用于面试时被问到奇怪的底层问题(后果自负)

同时我认为,坚持这种看法的学者,本质是不愿意脱离学术舒适圈,因为脱离这个深井还需要很大的努力去钻探;并且他们想让更多的人进来,成为早入行者的韭菜/垫脚石。

这种行为和资本家鼓吹 996 吸引人来卖命没什么区别。

高维度思维

给数学系说一套知识一般是:抽象的概念→性质→一个特例→特例的应用;给计算机系说一套知识是反的:从一个问题入手→一个解决方案→有什么扩展性→更普适的方案。老板说:你看了一本(数学系专业的)数学书之后,就会有这种数学系思维了。举个例子:

一套数据的清洗筛选,计算机系的会写出一系列正则,后来有了 MachineLeaning 和 DeepLearning。但这是建立于大量尝试之上的,即便今年图灵奖颁发给了深度学习的发明者和卓越贡献者。只有了解了数学的人,才会观察到一些更高维度的东西。

更高维度的东西,老板也没说。我觉得可能是无法实现的,数学系还没有推到“特例”就卡住了,计算机系已经完成了“解决方案”并且获得了图灵奖(雾)

上面所说的,主要还是学术方面的。走到工程,高维度的东西则是宝藏。某日看到一个看法:

Talk is easy, show me the code 并不是一句好话,因为 talk 并不 easy,这句话能怼到别人只是因为别人懒得 show u the code。除非别人真的非常菜。

深以为是。

code 构不成核心竞争力,code 对于一个心志正常的人,是一种一定可以通过有限的训练得到的能力。talk 才是核心竞争力。一个算法或者工程的 idea,一个骗来投资的 ppt,一个万事都能谈成的销售,这些才是核心竞争力。talk 就是这个高维度的东西。

学术方面虽然我不做 PHD 可能不必要这个高维度,我会去试着看看数学,毕竟工程方面可能需要学术理论知识的支撑才能到达较高的高度。多看点 paper 和 talk 吧。

看数学书可能比较痛苦,先从推一遍西瓜书开始。

One more thing

昨天晚饭随口提起 996.icu,同事也随口说了,不如问问老板的看法。我当场没有反驳以及说出一些自己的看法,一方面是在心中对老板作为学者所持有看法有着敬意,另一方面是这个问题我可能会等到转正答辩之类的正式场合提出。

骗,或者迎合 HR/Leader 的长远后果一定是自己不爽,公司也会受到影响,对各方百害而无一利。

届时无论最终双方融洽与否,我能否获得转正的机会,我想都会是一个很棒的结局。

(2019 年 3 月 29 凌晨 2:58 于北京双榆树)

Tips:如果是从字节跳动 AI Lab 信息安全组 / AI Lab Security / AI Lab 信息安全实习生 搜到本文的,我当然很乐意和你进行交流。毕竟在我入职时 Google 基本找不到这个职位的资料,组里人不多,大部分也都是研究型的同学,通过 WeChat cyru1s_f 联系我吧。